这天,当牛乃夫依然有些忐忑地打开家门,客厅里的水晶流苏吊灯正发出有些斑斓的亮丽,妻子已在厨房为晚餐忙碌。这种在平时熟悉得都有些令人熟视无睹的景象,此刻却使得牛乃夫感到了某种振奋。他走到妻子的身后,尽管妻子的背影仍旧表达着对其不满的无视,但他还是从包里拿出一条铂金翡翠坠花边项链准备给她戴上。妻子用手肘向后捣了一下,不让他靠近,牛乃夫贴住了她,在无比温存的眼神配合下将项链轻轻挂向妻子。
  妻子低头看了一眼项链,挣脱般地扭动了几下身体,只是这扭动已变得毫无敌意:「滚出去,菜要糊了!」牛乃夫抱了抱妻子,呵呵笑道:「上次陪你逛街,看到你对这条链子蛮感兴趣的,今天我特意跑去给你买来了!」妻子用肩膀推了他一下,脸上却泛出一丝红润:「滚滚滚,别以为拿一条项链就想那个什么了,哼,你裤子和避孕套的事情还没给我说清楚呢!」牛乃夫呵呵地笑着,转身走进客厅换鞋换衣服去了。
  妻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其实,凭着女人特有的敏感,她早就感觉到了丈夫在外面一定有很多的不正常,好几次都想旁敲侧击地试探,但一看到丈夫满脸笑容的样子,以及那些带着肉麻的有趣举动,特别是看到天真的儿子时,她都忍住了。丈夫不可谓对她对这个家不好,每个季度都带她去查看公司的财务报表,为了怕她看不明白,每次还叫会计列出明细大帐,让她能一目了然。有一次她问他,你为什么不自己藏一点,他哈哈笑着说,我藏了有什么用,最后还不都是给小辈们的。
  丈夫不仅对这个小家庭建设尽心尽力,对岳父岳母也很孝敬,哄得两位老人家一个劲地在外面夸自己的女婿好,尤其是丈夫还很慷慨地接济过她家好几个遇到困难的亲戚,这让她颇为感动。她时常想,现在这社会就是这样了,丈夫所处的那些圈子有些什么也在所难免,眼不见心不烦,只是这次把事都做到桌面上来了,实在让她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那天晚上,外面有些起风了,阳台上的鸢尾花开始摇曳起来。在菜肴的飘香里,妻子没再提关于那条裤子与包里藏有避孕套的事,虽然表情还是保持着必须要有的严肃,牛乃夫MG电子游戏→刮刮卡,点击进入则将诚恳涂满全身,并在晚饭后抢着要继续洗碗抹桌,这次妻子没有再让他做那些事。当他把白天收到的传真给她,并说明天就要赶去济南,办事就回来最多不超过三天时,妻子的脸上露出了关切:「哦,在外面少喝点酒,今天起风了,再带件厚一点的外套去!」牛乃夫很担心妻子会问他和谁一起去,他知道现在妻子的内心肯定很敏感,但她什么也没有多问。那天夜里,妻子的身体前所未有的炽热,牛乃夫也迸发出了在妻子面前很久没有过的激情,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妻子还在他肩头狠狠地咬了一口,像是要把长久以来憋屈着的所有都发泄出来一般……到达济南已是第二天下午了,立刻就进行的谈判颇为艰难,对方坚持全部退货,并要牛乃夫作出一定的赔偿,关键的是对方是家私企,往常牛乃夫屡试不爽的对付「公家」的那些招数,此时全失去了用武之地。尽管谈判充满着曲折甚至有些令人搓火,但山东汉子「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性格与待客之道,还是让丰盛的晚宴洋溢着热烈的气氛,就像一群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般,而那热情得使人难以寻找拒绝的借口并近乎繁文缛节似的敬酒礼仪与客套,令晚宴变得亢奋而冗长,当牛乃夫在娜娜的搀扶下有些摇晃地回到下榻的宾馆时,已将近晚上十点。
  这家五星级宾馆是牛乃夫每次来济南时的「指定」下榻处,这要感谢一位朋友给予他的关于这家宾馆是济南市中心最安全以及小姐最多最漂亮的指点,是不是「最」他不知道,但小姐还算漂亮并且「活儿」不错这一点,牛乃夫倒是深有体会很以为然的。他和娜娜的房间是墙贴着墙的两个单人间,因为昨晚妻子那狠狠的一咬颇具刻骨铭心的意味,以及晚宴上足足灌下了有近八两白酒,让牛乃夫觉得有些疲惫困顿,他坐进沙发喘了几口气,说道:「今天挺累的,咱们都早点睡,明天还要继续和他们搞呢!」娜娜把牛乃夫的包放进衣柜,泡了杯茶,又把床头柜里的拖鞋放到他跟前,看着他说道:「你今天喝了那么多酒,没事吧?」牛乃夫笑着摆了摆手,娜娜这才放心地转身出去,在门口她又停下扭头说道:「有事打我电话,我今晚手机不关了。」。
  牛乃夫忽然无限地想念起了娴,这一次电话终于接通了,但手机的那头却被某种熟悉的嘈杂与喧嚣包围着。「喂,娴,是我呀,你在哪儿啊?」牛乃夫的声音满是急切。
  「我在老家。现在正在酒吧找帅哥呢!」
  娴的声音听上去很冷淡,也很生硬,显然还是怒气未消。
  「什么?在泡吧?和谁在一起啊?」
  若是在平时,牛乃夫肯定要发作了,但眼下他只能用关切的语调体现着耐心与小心。
  「和谁在一起关你什么事啊?你是我什么人啊?」嘈杂与喧嚣中,似乎有一个男人在旁边叫她。
  「呵呵,你还是回来吧,我……我真的很想你了呀!」说这话时,牛乃夫的心里已开始有些抓狂。
  「回去?回去再看你和那些女人一起演戏啊!」娴的声音显出了一丝激动。
  「我……」
  还没在等他开口,娴就把手机给关了。牛乃夫彻底陷入了抓狂之中,他想像着刚才娴手机里那个男人会是怎样的一个男人。「鸭子」?同学?陌生人?还是某个老相识?……牛乃夫越想越后背发凉脑袋发热,但面对着千里之外可能会发生的一切,他除了在内心抓狂之外剩下的也只能是独自抓狂。好一会儿,牛乃夫才让自己的情绪稍稍有些平复,他洗了个澡,爬上床打开电视,但眼前却在不停地晃动着酒吧的镜像,一帧一帧可以想象得到的可能出现的画面毫不留情地敲击着牛乃夫的心脏,抽打着他的脸,甚至还出现了厕所的画面,而画面中疯狂的男女更是像在故意嘲弄揶揄着他……牛乃夫撒气般的拼命虐待着手里的遥控器,突然他隐约听到有女人的叫床声象从床头的隔壁传来,他以为是电视节目,便立即用遥控器搜索了一遍并且还查看了所有付费影片的剧情介绍,但一无所获,这才确定那是隔壁有人做爱所发出的真实的声音,他想起来下午住店时曾看到隔壁是两个男的,都是一米八几的很壮实的身板。
  牛乃夫屏息宁神,耳贴墙壁。此时,叫床声渐响,并伴有席梦思遭受猛烈挤压撞击的吱嘎声,战况听上去似乎颇为炽烈。正当牛乃夫听得性起,忽然声息全无,纳闷之际,只听那女的「啊」一声惊叫,像是很痛楚的样子,马上吱嘎声再次响起,叫床声也从原先不间断的颇为职业化的「哦」「啊」声变成了断断续续从喉咙里挤出的哎呀和嗯哼声,如同被人扼住了脖颈似的。牛乃夫就像一套影视编辑设备,酒吧的画面迅即切换到了现实的画面,他将隔壁的音频与自己脑海里的各种视频剪接叠合,眼前立刻呈现出了爆菊以及「三明治」的场景,他甚至几乎看到了那两个有着一米八几壮实的身板的男人正一前一后或一上一下地在夹攻着那个女人,这使他禁不住砰然勃起。
  如此声响持续了有十多分钟,终于停歇,随后传来了放水冲洗之声,精彩盡在ninilu.com牛乃夫的心绪也慢慢平静。正当他又准备拿起遥控器,没想到未出片刻,叫床声再起,并有床头撞击墙壁,咚咚咚象重锤擂人胸口,使牛乃夫顿觉口干舌燥,吞咽困难。
  不多时又有那哎呀和嗯哼的貌似在痛苦中咬牙忍受的呻吟声传来,但已经略显有气无力,倒是哦哦啊啊的低沉男声开始此起彼伏,战况似乎比前一次更为炽烈。
  牛乃夫仔细听着,一只手却不由自主地摸向了自己的胯间,那儿已是坚硬挺拔无比。
  隔壁如此的过程又重复了一次,最后一次那女的叫床声已变成了粗重喘息声,而那两个男声却始终亢奋着,牛乃夫眼前的画面忽然很惊悚地出现了娴,她正大汗淋漓地夹在两个男人的中间,一根硕大的青筋突暴的肉棒在肛门处快速抽插,每一次有力的抽动,直肠都好像被一下一下地带出翻起,那里污秽泛滥,而另一根同样怪物状的肉棒仿佛很享受地驻扎在穴道里,偶尔啪啪啪地猛烈耸动几下,床榻上一片混乱,娴的表情是那么的迷离与痴颠,闭着眼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但牛乃夫却听到了自己牙齿摩擦发出的嘎嘎声。当所有的声息在几阵放水冲洗声后终于进入「夜久语声绝」的境地,牛乃夫看了一下表,12:23.这时,隔壁传来了开门关门的声响,牛乃夫很狗血地跳下床从猫眼里窥视,看到一个身材娇小的长发女走过,有些散乱的头发正好遮住了半边脸,一边走一边还在整理着衣装,步态有些蹒跚,嘴里好象在嘟囔着什么。
  娜娜被电视里不知所云的电视连续剧折磨得心烦意乱,此时此刻的所有电视台像是商量好了的一般,要么就是让人感觉不到一点真实的广告,要么就是冗长而蹩脚的电视连续剧。她的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放到了自己的私密处,她感到那儿竟然像一口复苏了的泉眼一般开始有些汹涌,她嗅了嗅手指,气味似乎与处女似的纯净一样,略略带着一些那种味道,她的手指又抚向了自己的阴蒂,一道久违了的酥麻感让她有些身体发颤,双腿发僵,呼吸也失去了正常的节奏。她想,如果这时那只手伸过来的话,她或许不会拒绝。
  牛乃夫紧紧攥着自己的肉棒,心里已被强烈的抓狂感全占据,就像一个很烂的编剧导演,在自我设计的陈词滥调般的剧情里迷失。他看到镜子里的他两眼通红,就像僵尸片里的吸血恶魔一般,邪恶的蝙蝠们呼啦啦飞出了阴暗的巢穴,在他的瞳孔中肆无忌惮地张牙舞爪着。他甚至还看到了娴的那两个洞穴被可怕地扩张成了黑糊糊深不见底的窟窿。牛乃夫从衣柜里拽出睡衣,胡乱地披上,打开门来到墙贴着墙的隔壁,犹豫了一下,手指还是摁向了那个门铃按钮。
  「滴呤——」
  娜娜被半夜响亮的门铃声所惊愕。她知道,这个时候按向门铃的那只手肯定是牛乃夫的。此时,电视机一个女人很是无厘地忽然扑倒在地痛哭了起来,娜娜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心里犹豫了起来,但手指却莫名其妙地在阴蒂上用力地抖动了一下,令她发出了「哦」的一声轻唤,并使她下意识地爬下床,打开了那扇门。

首页

亚洲情色

国产精品

无码专区

三级伦理